不谈工资谈休闲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宋杰 |辽宁报道   2017-02-18 11:38:34

这是郑明第三次回丹东过年。因为媳妇是丹东人,这位典型的上海男与中朝边境城市丹东有了不解之缘。

丹东是一座中型边贸城市,郑明第一次听说丹东是因为央视拍了一部纪录片《远方的家——沿海行》,其中第一集说的就是丹东——这里是中国沿海的北方起点,约1.8万公里的海岸线从这里向南延伸。

上海到丹东的路程并不顺畅,由于航班少,一般都是从上海飞大连,再从大连坐车到丹东。2015年,丹东开通了至大连的高铁,这段回乡之路总算是通畅不少。

郑明的岳父家在丹东市郊的金山镇,火车站的司机一般喊价比较高,为了省钱,不赶时间的郑明夫妇一般坐公交回家。然而今年,他们在寒风中足足等了将近一小时,才坐上了公交车。司机说,现在司机少了,只能减少发车频次。

到家后,热情的岳父岳母准备了血肠、皮冻、海蚬子、小鸡炖蘑菇等近20道传统东北菜。郑明知道,这些菜起码要吃到年初五。

来丹东第二天,郑明夫妇就和岳父母开始走亲戚。郑明媳妇的亲戚主要从事教育系统工作,很多人在市区的鸭绿江边买了房。从金山镇去亲戚家不算远,但等公交车的过程着实漫长。

郑明发现,今年春节,丹东与前两年相比要萧条不少,女人街和万达广场的人少了,路边人行道的冰也很久都没有人清理。郑明打趣道:“家门口冰的形状,我去时什么样子,走的时候还是什么样子。”旁边的商店内,店员正争相降价促销过年的礼品。一名店员说,往年过年礼品很抢手,经常需要补货,但今年过年礼品很不好卖,现在店里已经积压了很多,只能低价卖掉。

亲戚家在丹东市区鸭绿江边的“江畔国际”,是丹东最好的楼盘之一,客厅的落地窗正对着波光粼粼的鸭绿江,江对面就是朝鲜,风景怡人。从大大的落地窗看出去,美景尽收眼底,甚至郑明拍照发到朋友圈里时,很多朋友点赞问他是哪家海景酒店。亲戚自豪地说,他在2010年就相中了这块“风水宝地”,当时买才4000多元一平米,最高曾涨到近1万元,现在又跌到8000元一平米。“反正自己住,涨涨跌跌也无所谓了。”亲戚说。

当听郑明介绍上海部分地段好的房子价格从2010年到现在已经涨了3倍多时,几名亲戚都表示不能理解,“那么贵,还不如买到丹东来”。

亲戚的话佐证了相关资料——2016年上半年,丹东商品房销售额46.1亿元,增长31.2%;商品房销售面积92.1万平方米,增长33.5%。当地有人吐槽说,这个城市明明有着还算完备的汽车产业基础,却要转身去炒房。不过也难怪,数据显示,2013年,丹东GDP为1107.3亿元,是丹东经济规模最大的一年,此后就进入了下滑模式,2014年GDP为1022.6亿元,2015年GDP为984.9亿元。

聚餐闲聊时,郑明提到当下东北经济下滑的问题,一个跑运输的亲戚说,这两年大环境不好,现在十几天都跑不了一趟。另一个开服装厂的亲戚则刚刚关闭了厂房,“成本高,货卖不上价,年后看看做点别的”。

这个严肃的话题并没有持续很久。席间,郑明媳妇的表弟开玩笑地对郑明说:“听说上海生活压力很大的,你和姐要是吃不消就回丹东来发展吧,我可以给你介绍个工作,收入也不错。”“能有多少?”郑明问。“3000多元吧,主要是事少,轻松。”

因为不满原先工资1万元,年初刚刚跳槽到一家互联网公司的郑明在上海每月工资“到手”近2万元,当然,事情也比以前多一倍,每天要从早上9点上班到晚上9点,每周工作6天。

“才3000元?”看到表弟真诚的邀请,郑明的疑惑当日并没有表露出来。

打听了亲戚家几个同龄人的薪资后,郑明发现,丹东2016年的工资几乎没怎么涨,一般在每月2000~4000元,普通文员在2500元左右。媳妇的表姐在一家地产楼盘做销售,据说一个月能拿到4000元左右,这在当地已属高薪。

令郑明感到诧异的是,这些80后的同龄人并不为工资低而担心,也不关心丹东和辽宁的经济大势,他们追求的是工作的轻松和闲暇时间的多少,谈论更多的也是吃喝玩乐。“我年初六准备去云南玩一圈,回来再请几天假再去上班。”“云南我去过了,不好玩,我想去曼谷呢。”

家乡的同龄人更关心休闲的质量。

上一篇回2017年2月第6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不谈工资谈休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