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知名企业高管天价离婚案相比,王宝强弱爆了!

劳佳迪   2016-11-25 10:08:35

《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9月第35期 目录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劳佳迪 | 上海报道

内地男演员王宝强8月14日凌晨在其微博上发布离婚声明称,妻子马蓉与经纪人宋喆存在婚外不正当两性关系,故决定解除与马蓉的婚姻关系。8月15日,王宝强向法院正式起诉离婚,并要求分割包括9套房屋等财产,细到名包、名表、服装等都划入需分割的财产内。

和商界那些天价离婚案一样,要想彻底结束这段被背叛的婚姻,王宝强不得不断腕割财,外界猜测其损失的财产折现可能超过了5000万元。于是,站在舆论风口谈论如何将婚变的损耗降到最低,成了众多富人的课题。

实际上,这样的天价离婚在上市公司和知名企业中并不罕见。而据《中国经济周刊》盘点,即使是经济头脑可能更灵活的公司掌门人们,也有不少在离婚事件中“翻船”,有些甚至因此导致多年事业版图全盘坍塌。

婚姻中的是非对错当然一言难尽,然而,如何避免股权纷争带来的持久伤害却也是一门富豪们的必修课——毕竟,在专业资本市场上,有时这还不仅仅是一时尺短寸长的数字计较,也包含了对相关投资人的责任心。

案例一 土豆网冲击纳斯达克,CEO王微为离婚输掉IPO

2010年以前,一个以面具为图腾的橘色图标曾是网络视频平台的领军人物,但在此之后,“起大早”的土豆网却突然一蹶不振,止步于唾手可得的纳斯达克敲钟前夜。原因就是土豆网CEO王微代价惨重的离婚案。

其实在2009年年底时,赶在竞争对手优酷之前,王微就抢先向美国证监会提交了上市申请,但前妻杨蕾第二天的一纸诉状却成了最大的黑天鹅。王微名下三家公司股权遭冻结,杨蕾此举终将昔日枕边人的上市图谋无限搁浅。

两人的婚姻其实仅仅维持了1年零3个月,诉讼离婚的过程恰恰是土豆网的高速发展期,但由于股权分割存在重大权属纠纷,对公司的控制权和VIE结构的稳定造成了巨大冲击。整个上市进程整整搁置半年有余,王微于是为这段短暂婚姻付出了恐怕是一生中最惨痛的代价——错过上市最好时机的土豆网最后被缠斗多年的优酷合并。

同时遭殃的还有大群PE,记者了解到,土豆网当年曾获得四轮融资,其中,2007年在第三轮融资中获得了今日资本和General Catalyst Partners等创投机构共计1900万美元融资,三年的等待原是理想的回报周期,但王微前妻的半路杀出,让PE们顿时梦碎。

股权专家 重大事项前可立协议

一位股权研究专家对《中国经济周刊》表示,土豆网的上市计划提上日程时,公司其实是可以与股东签订相关协议来防范风险的,比如说假如股东出现婚变,可以要求对配偶采取作价补偿的方式代替直接分割股权,“股权分割容易造成公司实际控制人变更等等连锁反应,直接现金补偿对公司资本运作来说显然更高效安全。”

事实上,王微和杨蕾最后也是达成了现金补偿的调解协议,但可惜是经过了一整年的诉讼马拉松。2011年土豆网才重启IPO,却不幸遇上美国资本市场的冰河期,上市首日就下跌12%,市值还不到8个月前同样赴美上市的优酷的一半。不足一年,土豆网就被老对手优酷吞并。如果可以提前约定,当然就避免了漫长的诉讼期。

案例二 真功夫董事长隐瞒婚变,VC机构欲哭无泪

不幸踩中地雷的,还有中式餐饮连锁第一品牌真功夫当年的VC们。公司董事长蔡达标与妻子潘敏峰在1991年成婚,2006年9月两人协议结束了15年婚姻,但当时为了引入风险投资筹划上市,这对夫妻向中山联动和今日资本两家VC隐瞒了婚变。

此后,公司内部早已因为离婚导致蔡达标与另一创始人、妻弟潘宇海之间的亲情纽带断裂,引发的纷争层出不穷。眼看着夫妻反目、兄弟成仇、对簿公堂,再加上蔡达标“二奶门”的发酵,2011年,曾为了争取子女抚养权而主动放弃25%股份的潘敏峰,终于决定起诉要求重新分割蔡达标持有的真功夫一半股权,或折价补偿其4.7亿元财产,仅诉讼费就高达239万元。

仅仅数天后,蔡达标涉嫌挪用、侵占真功夫公司资金等6宗罪东窗事发,因此身陷囹圄,曾经对真功夫上市满怀希望的VC欲哭无泪。2013年,就连当初力挺蔡达标进行去家族化改革的今日资本也选择了将股份全部转让,退出这场没有赢家的内讧。

更悲剧的是,这场婚变酿成的内斗中,真功夫的估值也从巅峰时期的33亿元缩水到不足16亿元。本来可以成为更大的民族品牌的真功夫,上市终以失败告终。

VC机构负责人 隐瞒婚变导致企业由盛而衰

“真功夫原先的股权结构就比较粗放,股东一共只有沾亲带故的三个人,潘蔡两个家族为了可以顺利地引入VC,向上市冲刺,抱着侥幸心理隐瞒了婚变的事实,但实际上,正因为VC后来对家庭内部的矛盾缺乏了解,很多战略并不符合这个家族的实情,反过来导致了企业由盛而衰,最后不仅害苦了投资人,更是让股东自己的产业心血白费,如果当时就把实情说出来,未必像现在这样落魄。”曾对真功夫进行过调研的一家VC机构负责人对《中国经济周刊》坦言。

也有不愿具名的圈内人评价,公司高管婚变确实有可能涉及到虚假信息,最终都可能导致公司自己的崩溃。“一种常见情况是股权分割后,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已经变更,但是原先的实控人拥有一大批客户资源和稳定的合作关系,通过分割股权后成为新实控人的一方可能担心投资者对公司前景不看好,所以蓄意隐瞒这种变更。”该位人士表示,这种情况下,由于新实控人对公司决策管理缺乏经验和信心,最终还是可能引爆导火线,一旦婚变通过网络等渠道传开,反而更容易激发强烈的信任危机,造成资产缩水。

案例三 三一重工副总婚变处理干脆,女医生身价暴涨

2012年5月发布的“新财富500富人榜”上,王海燕以天价身家成为当年新上榜的三位女富豪之一,总排名492位。众人惊诧:谁是王海燕?

王海燕的公开身份是湖南省娄底市涟源市妇幼保健医院妇产科主治医生,但当时有媒体曝出,其人已经很久没有到岗。而她的另一个身份才是财富突增的原因——三一重工(600031.SH)高级副总裁袁金华的前妻。

因为婚姻关系终止,2005年6月,袁金华就将其持有的三一集团8%股权中的3%转让,正是由于受让了这部分股权,王海燕拥有了巨额财富。有公开调查报道显示,她的财富主要由三一重工流通股与限售股,以及三一国际股份三部分组成。

其中,三一集团持有三一重工无限售条件股份4281311012股,以“新财富500富人榜”计算的时点来看,王海燕3%的股份市值约17亿元,她持有的三一重工限售股市值也超过2亿元。

此后,三一国际顺利在H股上市,王海燕股票总价约3.5亿元。而这三部分身家还不包括三一国际控股的未上市公司价值。

业内人士 公司章程可有约束性条款

尽管这是A股当时最昂贵的一场离婚,但双方处理得比较干脆,所以没有对资本市场造成负面影响,而许多巨富在面临财产分割时,未必能有快刀斩乱麻的幸运。尤其是如果像王宝强这样遭遇背叛,更难将财产分割进行得心平气和。

不过,反观全球首富比尔·盖茨和妻子梅琳达的做法,或许能带来一些启示。当初比尔·盖茨与妻子梅琳达签订婚前财产协议,并非二人协商一致的结果,而是微软的董事会站在保护公司发展和其他股东利益的立场上提出的要求。

有观点认为,中国公司也可以提高这种保护意识,在公司章程中事先约定股东婚姻风险的应对措施,或者赋予董事会在处理此类特殊事件上的某些权力。从微软董事会的心态出发,确实有其合理性,因为股东婚姻事关公司发展的前景,关系到无数投资人和员工的未来,董事会被赋予了要求股东签订婚前财产协议的权力。

案例四 龙湖地产吴亚军采用家庭信托,婚变避免家庭纷争

或许是因为富豪阶层崛起相对较晚,内地的家庭财产管理机制还不够普及,其实不用远鉴他国,香港就有比较成熟的先例。2012年11月,龙湖地产(00960.HK)向媒体证实了其 CEO吴亚军正式离婚的消息,这意味着这位说一不二的地产“铁娘子”将被丈夫蔡奎分走近200亿港元的资产,并因此将其在胡润富豪榜上“内地女首富”的头衔拱手让给碧桂园的女掌门杨惠妍。

但有趣的是,这200亿港元并不是所谓“分手费”。吴亚军夫妇在龙湖地产上市前已设立一套良好的持股架构,以应对可能发生的包括婚姻变故在内的风险。具体而言,两人通过境外BVI和两个分别由二人担任成立人的家族信托间接持有公司约90%的股权。

换言之,蔡奎的200亿港元不是因为离婚而获得的,而是在信托成立时就已经确定的股权比例,两个信托是完全不同的独立信托,受益人分别是吴亚军及其家族成员和蔡奎及其家族成员。由于提前分割的预案,此举避免了婚变带来家庭纷争,从而引发公司经营困局的可能。

成熟经验 家族信托成财产隔离器

据《中国经济周刊》了解,目前采用信托基金代管持股在香港大型上市公司中相当普遍,包括李嘉诚、李兆基、杨受成、陈启宗等等富豪。在国外更是受到了默多克和洛克菲勒等名门望族的欢迎。

不过,由于国情差异,内地刚刚才有启动的迹象,目前仅有雅居乐和SOHO仿效龙湖地产的做法,采用信托基金形式持有公司股票。

段和段律师事务所法律顾问王小刚认为,龙湖地产大股东家族在其上市公司控股架构中采用的英美法下家庭信托安排,在世界范围内来看,都是富裕阶层通常采用的财富保障与传承安排的工具,相比较一些不太成功的上市或未上市公司大股东离异所造成的灾难性或不良后果,这种处理方式是具有前瞻性的。

案例五 电科院高管离婚分割3200万股股份,股价三天大跌22%

最近发生的天价离婚案来自于2011年在创业板上市的电科院(300215.SZ),全称是苏州电器科学研究院股份有限公司。电科院实际控制人之一胡醇付出的是天价分手费,最无辜的是股民们也随之惊魂大出血。

胡醇是公司掌门人胡德霖之子,2016年1月,公司突然发布公告称,这位“太子爷”的持股由原先的9600万股减少到6400万股,减少的3200万股股份是与妻子王萍离婚财产分割所致。按市价计算,这部分无偿划转的股票市值高达约3.4亿元。交易完成后,胡醇持股比例从13.33%直降为8.89%,为公司第三大股东。

因为担心王萍后续会将这部分股份减持,离婚消息发布后,公司当天的股价就急剧跌停。该公告发布后三个交易日内,电科院的跌幅达到了22%。

记者建议 抛售离婚所得股权是否该限制?应尽快明确法律依据

投资人的忧心事出有因,婚变发生后,由于股权结构变动,上市公司股份会不会因为财产分割出现变相减持等后遗症,确实存在着许多变数。据记者从业内了解到的情况看,其实离婚并分割财产后,双方一般都还是受原锁定期的约束,并不会立刻产生减持的结果,但是锁定期结束后,对于通过离婚所取得的这部分公司股票抛售是否有相应限制,证券法还找不到明确的依据。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上市公司实控人或大股东的年龄集中于35~50岁,属于离婚高发年龄段,其中,家族控股的超过三分之一,很容易发生婚变危机。

在这样的背景下,公众投资者产生恐慌性抛盘,出于对实控人的不信任,机构投资者还有可能为了自身的利益而撤回投资,进而严重影响公司股价,甚至导致公司退市,造成资本市场的不稳定,应该引起监管层的重视。

责编:贾国强 jiaguoqiang@ceweekly.cn美编:蔡蓓蓓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3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与知名企业高管天价离婚案相比,王宝强弱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