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钢武钢重组式去产能

谢玮   2016-11-25 10:08:32

《中国经济周刊》2016年9月第35期 目录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谢玮丨北京报道

宝钢与武钢的重组大戏已拉开帷幕,这是继南车与北车合并、五矿与中冶重组之后,最大规模的央企重组;这次重组,不仅将打造出中国版的世界钢铁巨头,同时也肩负钢铁去产能的行业重任。

8月30日、31日,武钢股份(600005.SH)与宝钢股份(600019.SH)相继发布半年报。

两家公司的半年报均称,宝钢集团与武钢集团正在筹划战略重组事宜,经申请,各自公司股票自2016年8月27日起继续停牌,停牌时间预计不超过一个月。而在此前于8月27日发布的公告中,宝钢股份称,本次重大资产重组标的资产的初步意向为钢铁行业资产,资产范围尚未最终确定。而这距离两者正式对外宣布启动“联姻”已过去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今年6月27日,因各自控股股东筹划战略重组事宜,宝钢股份和武钢股份同时发布停牌公告。

对于这场“联姻”的目的,国家发改委主任徐绍史6月26日在天津参加夏季达沃斯论坛时曾回应称,“武钢和宝钢重组,是基于钢铁去产能的考虑。”他进一步分析说,两家央企合并要放在我国去产能的背景下去看待,“宝钢在湛江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武钢在防城港有一个新建的钢铁基地。”

“眼前对我们来说最紧迫的任务就是如何面对产能过剩、去产能的问题。国务院决定先从钢铁、煤炭两个行业入手。”徐绍史表示,2016年中国背负着煤炭2.8亿吨、钢铁4500万吨的去产能任务,方法之一即为推动过剩产能企业重组并购,化解产能。徐绍史评价这一任务“很艰巨”,不过他也表示出了足够的信心,“从中央到地方,都在有力有序地推动。”

去产能的任务究竟有多艰巨?国家发改委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7月底,全国已累计退出煤炭产能95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的38%;累计退出钢铁产能2100多万吨,完成全年任务量的47%。发改委政研室副主任、新闻发言人赵辰昕直言:虽然7月份以来进度有所加快,但与时间过半、任务过半的要求相比仍有一定距离。

在去产能的背景下,钢铁行业运行态势呈现回暖迹象。8月初,中钢协发布旗下会员单位2016年上半年“成绩单”,实现利润125.87亿元,同比增长4.27倍。中钢协副秘书长王颖生曾在8月底表示,下半年钢铁企业间兼并重组、破产整合步伐将加快。

具体到宝武合并的主角,宝钢股份2016年上半年净利润34.68亿元,同比增长9.26%;武钢股份上半年净利润则为2.73亿元,同比下降47.71%。长江证券发布研究报告称,虽然钢铁行业自身属性决定产品在定价过程中,周期性力量远大于企业自身力量,重组合并短期效用可能有限。不过,长期而言,行业拐点阶段进行合并等改革乃大势所趋,强强联合有助于提升合并主体对下销售与对上采购议价能力,其产生的规模效应在硅钢、汽车板等部分领域也显而易见,因此,此次合并依然值得市场期待。

那么,宝钢和武钢重组能否实现“重组去产能”的愿景?

兼并重组成为“最大公约数”

规模上实现“1 + 1<2”,竞争力上实现“1 + 1>2”武汉钢铁集团员工正在工作。分别位居长江中、下游的武钢和宝钢,同为国务院国资委监管的大型钢铁央企。前者是新中国首家特大型钢企,被称为“新中国钢铁长子”。而始建于1978年的宝钢,近年来已是中国钢铁业毫无争议的“领头羊”。

以产能计算,两大钢铁企业合并运营将打造成中国最大的钢铁企业。根据《世界钢铁统计数据2016》,宝钢以2015年年产粗钢3493.8万吨位列全球十大钢企第5名。2015年,武钢以粗钢产量2577.6万吨位列中国十大钢企第6位。两者合并后将超过河北钢铁,拥有超过6000万吨的粗钢产量,跃居为中国第一、全球第二,仅次于安塞勒米塔尔(Arcelor Mittal)的9713万吨。

近年来钢铁行业处于低谷。中钢协统计数据显示,2015年百家大中型会员钢企主营业务连续12个月亏损,全年累计亏损超过1000亿元,同比增亏24倍。根据2015年财报,武钢股份的净利润由2014年的12.57亿元转为2015年的巨亏75.15亿元。宝钢股份全年净盈利10.13亿元,同比大幅下降82.51%。

“中国钢铁新一轮兼并重组的时间窗口已经打开,在行业陷于最困难的时候,兼并重组的阻力会更小。”宝钢集团总经理陈德荣曾公开表示,即将展开的新一轮重组是市场化的减量重组,通过重组出清“僵尸企业”,在规模上实现“1+1<2”,但在竞争力上实现“1+1>2”。

在业界,通过提高产业集中度去产能已成为共识。鞍钢集团董事长唐复平在谈及提高钢铁行业集中度时分析认为,若“去产能”后产业集中度仍然低下,即使“去产能”的效果阶段性显现,一旦行业复苏,产能仍然会迅速大规模无控制释放,则新一轮的产能竞争又将重新开始,产能过剩问题可能还会再次凸显。

早在2015年3月,工信部发布的《钢铁产业调整政策(2015年修订)(征求意见稿)》就提出,到2025年,前10家钢铁企业(集团)粗钢产量占全国比重不低于60%,形成3~5家在全球范围内具有较强竞争力的超大型钢铁企业集团。

“整体来看,宝钢和武钢的重组,符合国家产业政策的发展趋势。”兰格钢铁研究中心主任王国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目前我国钢铁工业集中度较低,2015年仅为34.2%。这对于整体行业形成了很大的不利影响,包括无序竞争、整体盈利能力下降。

王国清分析指出,宝武合并后在冷轧汽车家电板、取向硅钢方面将在国内占据更为显著的优势,据统计,合并后取向硅钢产能将占据国内总产能的70%以上;高端汽车板占据近60%。

“重组后续一定会有一个去产能、减量发展的过程。”王国清对《中国经济周刊》记者表示,宝钢和武钢合并有利于将双方的竞争立场转化为优势互补的合作模式,在湛江港和防城港建设过程中会有个减量发展的过程。通过产能重新调整布局,达到一致面对华中华南市场和东南亚市场。

“宝钢和武钢是城市钢厂,未来肯定会面临搬迁问题。在此过程中匹配相关的产能,保留优势产能、去除劣势产能,有助于改变此前同质化的竞争格局。”王国清分析称,同时宝钢和武钢在物流配送方面的互补,形成产业链相互融合,也将有助于双方降低物流成本,实现企业综合竞争力的提升。

上海宝钢集团车间和设备。

上一篇回2016年9月第35期目录 下一篇 (方向键翻页,回车键返回目录)加入书签

© 2016 毕业论文网 > 宝钢武钢重组式去产能